大发3D

                                                    来源:大发3D
                                                    发稿时间:2020-07-01 08:50:33

                                                    图为林郑月娥(图源:大公文汇全媒体)

                                                    2014年8月9日,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非洲裔青年布朗,在没有携带武器的情况下,遭白人警察威尔逊拦截搜查并开枪打死。

                                                    第一,就是很有决心,看到一年的乱局是时候要停止,是有决心恢复香港的稳定。第二方面的决心当然是要保护香港绝大多数奉公守法的市民,不要被一小撮人的行为危害。这亦是显然易见的,大家只要想想由去年六月开始,身边有很多朋友,有意见他们都不敢说,有些商业组织亦不太敢和政府一起做事,因为怕会被“私了”、被人攻击,在网上又会有一些影响自己家人的行为。绝大部分香港市民在过去一段暴乱期间,其实是失去了他们应该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中央今次有决心令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能够安然享有属于他们依法的权利和自由。第三方面是要贯彻落实“一国两制”,令我刚才所说在过去二十三年我们看到的一些未能够完善化的地方能够得以改善。

                                                    层出不穷!美警察对非洲裔暴力执法频发

                                                    要执行好一条相当重要的法律,当然要有一些能量,在香港国安法里亦订明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职责──稍后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再提问──亦规定了在执行方面的组织架构,包括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要成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它是一个非常高层次的委员会,由行政长官担任主席,成员包括三位司长、保安局局长和三位纪律部队的首长,当然亦包括按法律成立的一个部门,该部门已成立,就是警务处的国家安全处,但处长我们今天未能公布,这位处长亦会成为这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

                                                    对于7月1日举办集会及游行的请求,香港警方早前已明确反对过。当天早上9时许,中联办外就有一批防暴警察驻守,随后水炮车和装甲车也到场戒备。中午时分,有抗议者无视警方此前的反对意见开始在现场聚集,人数很快超过了200人。警方随即在现场拉起封锁线,并举起紫旗和蓝旗向在场的抗议者发出警告。

                                                    最后一点,有权力、有组织架构,仍然需要有人手去做,要有经费。香港国安法保障了我们做国家安全工作的经费,所有有关经费和人员编制,经行政长官批准后,由财政司司长从一般收入帐目拨出,不受现行法律规管。

                                                    布朗案律师 本杰明.克伦普: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你们杀我们就不行,你们开枪打我们就犯法的状态呢?

                                                    第三方面当然是要有执行能力,法律亦赋予了执行机关,特别是警务处,在执行有关国家安全工作时,除了可以援引今天香港法律里处理严重罪行的权力外,亦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措施和权力,稍后保安局局长相信可以补充。它依靠的仍然是律政司按《基本法》下不受干预的检控,然后交给香港的各级法院审理。有一个概念是“指定法官”,早前我已经在某个场合跟大家解释过,这“指定法官”由行政长官来指定,法律亦让我可以征询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而且我的指定只是将这些各级法院的法官,即适合审理这些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放入一个法官名单,有案件、个案时,指定由谁去审这个个案,也是由司法机构作出。

                                                    第一,自从国家宣布在国家层面立法,听到很多声音或一些批评,无论在本地或者在外国,说这是破坏“一国两制”。这肯定不是事实,其实刚刚相反,中央是希望借着香港国安法能够完善“一国两制”的制度体系,令香港过去二十三年保持着繁荣稳定的制度能够继续、持续地走下去。事实上,大家都记得在去年十一月中共十九大四中全会里,已经确立了“一国两制”是国家治理体系里的其中重要一环,需要坚持,亦需要完善。为什么需要完善?我于回归后一直都是在特区政府服务,已经担任行政长官足足三年,就此我有这种看法──“一国两制”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划时代构想,一个这么独特、这么划时代的构想在实践过程中一定会出现一些新问题、一些新情况,至少在以下几点令我感觉到如果我们要继续推行好“一国两制”,是有地方需要完善;或者更坦白地说,就是过去二十三年在香港推行“一国两制”时,事实上是有些地方未完善。